24小时生意不打烊 北方城市还要做什么

时间:2019-01-04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“咖啡馆个别22点就关了,夜里能工作的场所几乎不。睡前想吃货色,正规餐厅关门较早,外卖上能点的夜宵多出自不正经的小馆子,而且以炸鸡、烧烤为主,很不健康。24小时便利店的水果也卖光了,多少乎没有什么健康的决定。”张先生对记者吐槽道。

夜间实际经营的成本是企业要考虑的经济账。在北京开有多家日料店的毛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夜间主要是人工本钱高。假如两班或三班倒的话,晚班时光短一些,但却和早班时间较长的员工工资是一样的。像北京这样的城市,夜间诚然需要大但还是不白天需求大,如果有专门成片的街区打算出来做夜间消费市场,则集中度高,有利于整合资源。香港的APM商场、成都大悦城的“悦街”等,都是较为著名的24小时营业的贸易中心,其成功之处就在于造成了存在广泛影响力的24小时商业品牌,并通过娱乐、餐饮、休闲等各类服务,补充各类消费者的不同需求,逐渐培养跟影响消费者的花费习惯。

北京市商务局局长闫破刚近日吐露,研究出台全市繁荣夜间经济促消费政策成为2019年的工作重点之一。为了点亮京城夜经济,北京市商务局将支持建设24小时便利店,鼓励有条件的商场、超市、方便店适当延长营业时间,深入推进“深夜食堂”。

夜间经济(night-time economy)最早是20世纪70年代英国为改进城市中心区夜晚空巢气象提出的经济大名词。学界的共识是,夜间经济是古代城市业态之一,指从当日下战书6点到次日凌晨6点所包含的经济文化活动,其业态囊括了晚间购物、餐饮、旅行、娱乐、学习、影视、休闲等。

像张先生这样有夜间工作跟娱乐须要的破费群体并不在少数。为了满足这部分群体的需求,促进夜间经济的发展,近日北方多城市打出夜间经济“组合牌”,多种业态将迎来政策扶持。

政策搀扶再加码

除了北京之外,2018年11月,天津政务网公开了《天津市公民政府办公厅对加快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履行看法》(下称《见解》),提出以打造“夜津城”为主题,完善特色化城市功能,着力建设一批夜间经济载体,营造高品格夜间营商消费环境,大幅提升城市开放活跃度,加快形成夜间经济体系。

对自由撰稿人张先生来说,工作到深夜一两点是常态。但让他苦恼的是,在北京,夜晚能工作的公共场合很少,吃夜宵的取舍也是少之又少。